终于活成了油腻网瘾青年

曾经不知道连麦是什么东西的我,今天连麦看了半场球。

是的,看球,不是打游戏。

曾经不理解为什么不打游戏也要连着麦聊天,今天能理解了。

寂寞吧,孤独吧,无所事事吧……连着麦,说说话的感觉是真的好。


弃了这个公众号很久的这段时间,我做了什么呢?我走过了两个国家,去过了七八个不同的国内城市,埋头学习过,也曾在飞机上昏昏睡去过。我也很感激曾经有一段,你们陪伴我的日子,让我在当某公众号执行主编的路上,也顺风顺水。但现在base广州,一个每天的暖意都不想让人好好上班的城市。我也遇到了非常非常喜欢的人!

这是一位暨大法学院同届同学写的。我们都有一个个人公众号,互粉。

晚上收到她公众号发来的这段消息,往上翻了翻上一条消息,2月份,我发了句“好久不见”。想起来那次是她断更很久之后复更发的。感慨才一个多月,她做了这么多事情。

再认真看看,原来,是17年2月份,原来,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。

看看人家,再看看自己,就觉得很难受。


这周上了六天班,真心觉得累了,不过主要是因为最后两天搬办公室的事情。

我喜欢新办公室。比起财富,宽敞明亮了许多。希望不要老是拉上窗帘,能不时望望窗外超幸福。

再讲讲这周的工作状态吧。

先是放松了许多,然后开始有了些不专业的行为。有这么一次问欧姐能不能不进行电话沟通,直接约候选人过来。

问完我就后悔了。我觉得我懈怠了。这也反映出周围的人都太好了,以至于我竟然胆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至于我为什么想偷懒,主要还是因为做不完。做不完的原因之一依然是上周的低效率,不过自我感觉比起上周有了一点改善。

其次依然是那个打电话的问题。周围人少的时候我可以讲的不错,周围人一多我又开始怯了,讲错话的事情时有发生。下周再新办公室,所有人都坐到一起了,估计问题会更加严重。。。

这是对同事们怯,另外还有对候选人怯。主要原因是不知道问什么问题好,因为我对业务内容了解甚少。在海青面试志愿者这么多,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因为大家都是学生,我了解学生,我知道该问什么、该怎么问。现在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,越来越理解老杨、老叶那时候上课为什么说我们做人资的都应该先去基层工作、轮岗。当时理解是理解,只是现在才更明白个中困难所在。

对的,现在就很矛盾。一边开始放松,一边依然害怕,难受得不行。


周六一边加班,一边闲聊。

原来部门里的都是大佬,本科真的没什么看头。有什么本钱不努力呢?有什么本钱不拼搏呢?

或许会觉得我被洗脑吧,熟悉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我工作起来就是这样一个状态。真正洗脑的是那种支持“帝制”的,刚见识完,有多恐怖我就不说了,别人的选择我也不好干预。

被问到男生为什么会想来做HR。其实真的不合适吗,为什么大家都这样想?被问过很多次、质疑过很多次,到现在也没感觉到哪些男生做不了或者不适合的地方呀。

忘了一些想写下来的聊天内容,想起来再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