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眼睛小也有一个好处

即使雙眼通紅,人地都睇唔出黎。

啱啱沖沖下涼,實在忍唔住,成個人崩潰。癱坐系沖涼房,系咁喊,又唔敢喊出聲。喊到對眼紅曬,不過眼細,唔認真睇又睇唔出黎,個西樣都幾搞笑。

今日真系忍唔落去。

週末報咗名今晚去踢波。一早仲系度諗可能做唔完D嘢,一係下次先去。但係今日狀態真系差。朝早餓到暈,連續面試,得水飲。超級驚面面下個肚叫出聲,一路強忍。卒之中午暈到腳步浮下浮下。晏晝面個試又面咗超耐,俾人催交表催到傻。又因為其他事俾老細批咗一餐。睇住自己D未完成嘅任務,睇住D崗位名稱,頂唔住,又開始狂扯頭髮(終有一日我禿頭系因為自己成日扯頭髮),最後都係一到鐘就走,去踢波,發洩。

其實已經好耐冇寫嘢,唔系冇嘢寫,系唔想寫D衰嘢。呢次原本都冇諗住要寫,但係見到自己今日咁嘅樣,都係覺得寫下吧,話唔定寫曬出黎可以幫到自己。


「今餐系你入咗何賢之後,第一次四個人齊齊整整同臺食飯。」週末老豆食食下飯突然咁講,差D淚崩。

呢兩個月,簡直就係災難。

我記得果日,阿媽第一次手術,靜姐叫我早D收工然後去醫院,我去咗。強忍。晚飯同家姐一齊食,傾咗幾句之後,兩個人都冇點講嘢,之後佢翻醫院,我翻學校。見佢身影消失于街角,我就開始流眼淚,一路行一路流,又好驚人地望我,越行越快,眼淚亦都流得越快。

以為做完就冇事,帶住開開心心嘅佢出院,點知冇過幾日又入廠。

果日系星期六,我一早從學校搭車去醫院,聽醫生講手術嘅事。中間老豆接到電話,話阿嫲好似狀態一般般。我 feel 到老豆好急,叫人去睇阿嫲,但係又只可以繼續坐系度聽醫生講。後來再有電話黎講冇事,虛驚一場,我天真咁以為,就真系唔會再有事發生。

但原來唔系。

星期六夜晚十一點幾,阿嫲就咁樣走咗。

而星期一朝早,阿媽就要做手術。

呢D嘢,其實一件就已經夠大鑊,打孖黎嘅感覺真係。。。唔識形容。

果一晚,老豆好燥,伯父都好燥,兩位姑姐好傷心。

我好記得,我自作聰明去勸我老豆,但冇用。然後我一個人坐系樓梯度喊,唔知喊咗幾耐。喊完落樓,企系院裡面。老豆行入黎吩咐家姐要點要點,因為家姐之前贏承咗阿媽星期日要出去探佢,出咗咁嘅事,唔可以俾阿媽知或者俾佢發現。講完,家姐轉過身,系度擦眼淚。望住佢咁,我又一下子忍唔住,又開始喊。

宜家每每諗翻起呢個畫面,我都忍唔住。

系啊,我就凈系識喊,仲好似細細個果陣時咁,成日喊、一味喊。

但係,我真係唔知可以做D咩。我真係,好無助。

同埋,我要畢業喇。

畢業,真係唔系咁簡單。做得班長,真係好多嘢要去諗去做去籌備。係啊,我真係冇心機冇精力去做。所以十分多謝呢段時間幫我好多嘅人,包括威哥、Ling姐、曉君、愛愛等等等等。冇你地幫我手,我可能真係一早就崩潰。

另外仲有D個人事務。因為出現嘅所有呢D事情,我要放棄我之前嘅一切計劃,包括我嘅職業。曾經想轟轟烈烈追夢去,最後,做人還是要現實一點吧。放棄唔系講出黎兩個字咁簡單,仲有好多嘢要去搞。再次感謝威哥。

對於畢業呢件事,真係,從頭到尾我好似都冇乜特別感覺。我覺得我D情緒好似已經消耗曬,已經冇辦法為其他事情而去傷感。

仲有就係工作。工作都有壓力。最近的表現真的奇差,我都系度諗靜姐會唔會後悔留低我。我努力將工作同生活分開,翻工時候就唔去諗其他事情。只不過精力始終有限,系其他地方消耗咗嘅心神,真係好難填補。

呢個月,真係好攰好攰。所以都好感激靜姐,好體諒我,最後果幾日,特登批我假,叫我休息。

然後我連飲三日,三日都飲到自己過敏、全身紅點。系咁飲,系咁飲,都系冇用,果幾日都冇乜野可以撻著條導火線。唯一一個moment系唱K果陣,唱下唱下突然覺得釋放,因為終於畢業喇、唔使再煩喇。同埋,阿媽都準備要出院喇。

但原來冇釋放成功。

寫下寫下,肚餓,晚飯食得兩個包。

寫下寫下,C朗轉會到老婦人。我好記得,我玩實況果陣,雖然知道退役球員會「重生」,但係都係好固執咁每個賽季去求購你,不過冇成功過。印象中係因為你嘅球員角色係「傳奇」,而「傳奇」係唔會離開自己嘅俱樂部嘅,就好似狼王咁,終老羅馬。

講咁多,始終都系走咗。

有D嘢,真系好突然,隨時會發生,冇可能做好準備,就算做咗都冇撚用。

呢段時間,為咗控制自己嘅情緒,參加咗好多富含正面情緒嘅活動。比如立少登記、梓挺屋企睇波、各個朋友畢業照。而平時就沉迷遊戲。

靜姐上星期問我最近有冇睇電影,真係冇睇,真係冇心機投入到另一個故事當中,亦都好怕某段故事情節撻著我D情緒。即使打機都系打D冇情節內容嘅,好似實況、2K、吃雞呢D。

寫得有D晏,聽日仲要翻工。今日踢波踢得有D攰,又喊咗咁耐,都系早D訓好D,費事聽朝又冇狀態。

睇到最後嘅朋友,感謝關心。